西安招募 | 如何观看最美敦煌?听专业大咖聊聊

时间:2019-11-03 18:38:58    作者:匿名     阅读量:3425

这是第19次松果skp分享会议

松果生活Xi '安skp分享会议

话题:如何看最美的敦煌?

顾客:吴健(敦煌研究院数字文物研究所所长)

主持人:张星云(《三联生活周刊》首席记者)

地点:Xi市北林区长安北路261号Xi安skpa街区娱乐活动区10楼

时间:2019年10月11日星期五,19:30-21:00

成本:免费

号码:60

伴随仪式:参加活动的观众将分别获得《最美敦煌》杂志和《三联生活周刊》中学课程的优惠券。

注册筛选机制

扫码聚焦“松果生命”

前往[松果生活]的微信后台,发送[Xi安的理由,让你的名字手机参加这项活动]。我们将挑选60名观众参加沙龙对话。最终注册成功与否,请遵循短信/电话通知。(请不要在多个平台上重复注册。请于10月9日下午2点后在松果生命响应:Xi安)获取列表

几乎每个第一次去莫高窟的人都会感觉失明。这种不准备不仅是因为被洞穴中的壁画所震惊,而且进入洞穴的过程也是极其神秘的。甲类门票可以看到8个洞穴,但现在莫高窟有68个洞穴和14条游览路线。导师会根据洞穴的实际拥挤程度实时改变参观路线,所以每次看到洞穴时,都会有一定的随机性。

敦煌需要参观几次。在游客中很容易看出谁不止一次来到莫高窟。那些人会拿出他们的小笔记本或者在洞穴里用手机做笔记,并记录下他们洞穴的数量和他们看到的东西。

“老鸟”更容易分辨。这些人会随意地说出洞穴的编号、朝代和他认为最好的地点,比如盛唐时期45号洞穴的彩色雕塑,北魏时期254号洞穴的虎熊,晚唐时期85号洞穴树下演奏的古筝,五代时期61号洞穴的五台山地图,就像代码和文字一样。

9月下旬,《三联生活周刊》推出了一份以“最美的敦煌”为主题的杂志。我们的记者分成三组,选择了莫高窟的六个洞,加上玉林石窟和麦基山。他们对敦煌研究院的专家学者进行了大量的采访:敦煌研究院现任院长赵胜良、敦煌研究院美术学院院长张唐贤、壁画修复师李运合、敦煌研究院美术学院院长马强、敦煌研究院老院长常淑红的女儿常善娜。这些专家学者大多在石窟中工作了十几年,所以他们已经形成了对石窟的独特看法。本期封面报道也引导观众从各自的角度,以不同的侧重点,详细展示和诠释每个石窟的核心艺术价值。

从杂志的销量和读者的反馈来看,我们知道神秘而美丽的“敦煌”这个词目前仍然流行。这个被戈壁沙漠包围的小绿洲仍然吸引着一群群人以绝对的魅力去探索和学习。本期杂志受到读者的热烈欢迎,成为三联今年的热门封面之一。

一个普通人在接触众多雕像之前,怎么能从更专业的角度欣赏敦煌的美丽呢?10月11日星期五下午7: 30,三联生活周刊、松果生活和skp将在Xi安skp举办主题沙龙“如何看最美的敦煌”。敦煌研究院数字文物研究所所长吴健和三联生活周刊所长张赟应邀就敦煌莫高窟的各种情况进行了交谈。

莫高窟第158窟佛坛西墙唐代佛像的一部分(吴健/敦煌研究院照片)

现在,敦煌研究院数字文物研究所所长吴健于1981年加入敦煌研究院。由于身材高大,他被时任总统段文杰指派到数据中心从头开始学习摄影。石窟中的壁画和雕像都是文物。他当时的工作是拍摄和记录这些文物。作为研究所的全职摄影师,吴健成了少数几个能按下洞穴快门的人之一。“帝国”摄影师的身份已经持续了近40年,并且一直延续至今。但是对于摄影师来说,这种“特权”也带来了巨大的麻烦。

莫高窟空间小,光线暗。无论是用广角来展示洞穴环境,还是专注于拍摄壁画和雕像,都没有多少地方可以设置摄像头,拍摄角度极其有限。即使谁来拍摄,构图也可能是一样的。在这种情况下,拍几年也不错,近40年来很难有新的想法。这对创造者来说是最痛苦的事情。

这些石窟被吴健拍摄了多次,从电影摄影机到数码相机,从佳能到哈塞尔巴德,从135到中国画。事实上,每次拍摄的工作流程非常单一。他和他的助手们安装设备,铺设线路,并将辅助工具连接在一起。然而,在石窟中度过的时间越来越长。起初,每个洞穴关闭半个小时,然后变成一个小时,然后花了两个、三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慢慢地,吴健观察和理解了这些壁画和彩色雕塑,最终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视角和摄影风格。现在在互联网和媒体上传播的大多数敦煌石窟照片都是吴健拍摄的。

莫高窟第45窟西祠七体彩塑(吴健/敦煌研究院照片)

这本杂志封面的照片是吴健1996年在莫高窟第45窟拍摄的盛唐彩色雕塑。在过去的40年里,他拍摄了许多45号洞穴彩绘雕塑的照片。这是他最满意的一个。它不仅展示了敦煌石窟绘画与雕塑的结合,还保留了盛唐绘画雕塑拟人化的世俗风格,衬托出菩萨的温柔。“就好像我抬头看佛教世界的神,而他们微微低头看下界。他盯着我,我也在回敬他。我们不应该把雕塑当作一件冰冷的文物,而是作为一个活生生的人。在第45洞表达的人类情感远远超过了它的宗教内容,它是心与心的融合”。

敦煌研究院数字文物研究所所长吴健

1998年,范进士出任敦煌研究院院长,提出“数字敦煌”的概念。出生于考古学的范进士清楚地意识到莫高窟的壁画和彩绘雕塑迟早会消亡。因此,石窟资料应该为后代保留,并通过数字手段完整记录下来。次年,敦煌壁画数字化项目正式启动,吴健的工作重心从此转移。

虽然石窟中所有的壁画和彩色雕塑都是用照相机拍摄的,但这与吴健以前的摄影作品完全不同,成为了另一种观察方式。艺术消失了,科学需要了,感性消失了,理性和客观性需要了,捕捉佛眼不需要了,盲点和死角减少了。从充满个性的艺术创作到严谨的科技项目,吴健没有过度的变化。

敦煌文献的数字化收集已经进行了20年。作为敦煌研究院文物数字化研究所所长,吴健领导了整个项目。迄今为止,已收集了221多个洞穴,加工了135个洞穴,130个洞穴实际上在漫游,28具尸体被三维重建,近5万部电影被数字化。这些数据不仅用于存档,还用于数字显示中心、创意产品甚至展览。敦煌研究院后来的展览甚至可以通过数字采集结果直接修复不同地方的洞穴,打印高清壁画,并通过三维激光打印准确再现彩色雕塑。

俯瞰敦煌莫高窟(黄宇摄)

吴健花了将近40年的时间,从最感性和最理性的角度看着最美的敦煌。

至于敦煌莫高窟,你可能对石窟壁画和彩色雕塑还有更多的好奇心。10月11日,带着你丰富的情感和好奇心,去Xi安斯克普,与吴健和张赟交谈。

共享客人

吴健

敦煌研究院数字文物研究所所长

分享方向:1。石窟摄影事业和成就2。数字敦煌的构建与传承

张云韵(主持人)

三联生活周刊主任记者

要了解更多信息,您还可以阅读...

敦煌语丝

作者:金·瑶姬

出版社:中华书局

这本书由附录中的三篇游记和九篇个人文章组成。这是作者的第三张文化游记。以尤斯命名的散文最终被西方的剑桥和海德堡带回中国。作者40年来对人们观点和事件变化痕迹的评论值得仔细品味。

荆尚敬:敦煌

作者:日本[]京尚静

出版社: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这个故事讲述了一位学者赵兴德在神圣的宋仁宗年去北京参加考试时,由于嗜睡而错过了考试。他迷迷糊糊地走来走去,不小心得到了一块他以前从未见过的西霞雯布...西域的气息瞬间改变了赵兴德的命运,为后世留下了一千年未解之谜。

敦煌:人们打电话来

作者:《生活月刊》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如果敦煌很远,一封信会持续很多年。敦煌对于真正了解中国和了解中国是不可或缺的,尤其是中国古代艺术史。然而,长期以来,敦煌及其背后的历史似乎是大众所无法企及的。但事实上,敦煌不仅属于学术界,也属于我们每一个人。为了“延续敦煌”,让敦煌走出学术界,走向公众是非常必要的。

2010年和2013年,《生活》杂志编辑团队多次前往敦煌、兰州等地,对几代“敦煌人”进行全面深入的采访。这本书收集了4年多的追踪资料,将呈现一个看不见的相遇——一个山洞和一群人之间的相遇,一个佛教一千年和几十年生活之间的相遇。莫高窟和她的观察者在沙漠中互相呼唤,互相等待。他们的保护延长了莫高窟的寿命,在敦煌他们也发现了自己,并在艺术、文化甚至生活中找到了新的道路。

*以上推荐书籍可在北京/Xi购买。

关于xi的问题

Skp rendez-vous是一家新概念书店、时尚创意西餐、生活中的好东西、艺术展览和文化沙龙的跨界组合。她的想法始于书店,但并没有就此止步。

/skprndez-vous:从北京到xi

新的skprez-vos空间位于xi安skp。当法国浪漫邂逅十三代古都时,Xi独特的城墙文化、古建筑和方莉街景融入了新的生活体验和设计力量。理想城市的历史感与一个空间的美学独创性产生共鸣,并激起一条连接国际生活节奏的曲线。

在skprendez-vos,我们也谈到了...

礼物的秘密\世界思考的食粮\帽子的赞美\霍金的秘密\最后的浪漫派-沈从文\寻找夏朝\三联1000主题沙龙\挪威:快乐从何而来\真正的自然兴趣齐白石\沈从文的晚年\揭示印度的秘密\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世界思考的食粮\阿拉亚\贝聿铭\秦始皇\张谦\我爱我的家人\毕加索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投稿发送电子邮件

songguolife@lifeweek.com.cn

© Copyright 2018-2019 amonbennett.com 苏富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